作者:

“麻辣教师”:高科技“接招”反作弊

2008/12/11 分类:媒体传真

转自:新民晚报 http://xinmin.news365.com.cn/xmhq/200810/t20081031_2078886.htm

文/唐昀

老师之于学生,并非总是处于优势地位,比如在作弊与反作弊的较量中,学生从来就技高一筹,而老师则疲于应对。
教授们常常惊诧于学生在如何不用功学习就能取得好成绩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年轻人对于新技术的利用,总是领先一步。
眼见着学生的“招数”越来越刁钻,老师们不得不“与时俱进”,启用高科技“接招”。他们的新式“武器”包括网络摄像头、生物统计仪、虚拟学生、防抄袭试题等。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开始了。

作弊手段五花八门

目前有上百个网站提供论文“ 定做”服务。著名网站YouTube上传了几十个由学生制作的视频,专门传授作弊技巧。比如,把可乐瓶上的标签扫描进电脑,以物理课笔记取代上面的营养成 分信息,然后再将标签贴回可乐瓶。这种作弊手段颇具隐蔽性,很容易逃过监考老师的“法眼”。

有些学生把课堂笔记输入手机或可编写程序的计算器,考试的时候不时瞟上几眼。有的还利用这些设备的红外线、蓝牙或测试功能,与其他考生“交流”、“共享”信息。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一名毕业生说,他经常带3个计算器进考场,如果教授不允许使用计算器,他就上交其中一个。他的同学中,有人把功能强大的新型计算器安装在老式计算器中,因为那些老式计算器一般允许在考场中使用。

科技手段加入“较量”

这名学生说,如今作弊是件超级简单的事,因为大学教室一般都比较大,一个班级的学生也很多,考试时,你可以把一大堆东西放在桌面上。

他说,作弊现象在校园里非常普遍,因为学生们都很忙,又十分渴望好成绩,同时认为考试内容对自己并无多大实用价值。他本人在大学期间一直在校外从事全职工作。每临考试,他花大约一个小时时间,将课堂笔记输入计算器,这样即可节省20个小时的学习时间。

对于自己的作弊行为,他并不觉得可耻:“我不认为自己是在作弊,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一直使用那些工具。我认为,这是一种更为高效的做法。”

目前,许多学校仍致力于用传统手段对付学生作弊,比如提高学生的公平意识等。这固然在一定程度上让企图“越雷池”的学生有一种罪恶感,但这种纯粹仰仗道德约束的方法显然不太可靠。于是,校方不得不求助于高科技,加入到这场具有高技术含量的“较量”中来。

掌纹识别验明“正身”

美国管理类研究生录取委员会(GMAC)宣布,今年夏天起,该委员会将启用掌纹识别仪,以确保实际参加考试的考生就是报名注册的那位。高级副主管佩格·约布斯特说,将指纹识别仪升级到掌纹识别仪,可以更加有效地抓获考试“替身”。

GMAC以前使用的身份识别软件只能核对照片。尽管几年前曾查出一个男人头戴假发、身着长裙化妆成女人参加考试,但这一招并不总是奏效。约布斯特说:“我们知道作弊者在采用新技术上不吝金钱,因此我们也要加倍投资。”

位于阿拉巴马州的特洛伊大学鼓励学生为家里的电脑安装价值150美元的反作弊装置,其中包括一个360度的网络摄像头,可以让监考老师远程监控房间里的一切。还有一个专门软件,考试期间会锁定计算机里其他程序,只有试题软件可以运行。

考场“装修”堵死漏洞

其他学校,诸如佛罗里达州中部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等,先后对各自的考试中心重新“装修”,考试课桌装有摄像头,考试电脑安装防作弊软件,可以屏蔽一切与考试无关的程序。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学生会主席加文·克兰斯回忆自己第一次坐在学校考试中心的电脑前考试时,感觉有些别扭。不过,他和其他同学都承认,这种做法有利于学生好好学习。他说:“这些新装置对作弊者的确有很大威慑作用。”

此外,各个考试机构还严格了考场纪律。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规定,考生不得携带食物、瓶子及电子器材(包括手机)进入考场。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新考试中心要求考生上交任何带边的帽子,以防他们隐藏纸条,或将课堂笔记写在帽子内壁。学生们还必须在考前脱掉夹克衫和运动衫,因为这类衣服非常容易夹带纸条。

佛罗里达州中部大学商学院禁止学生考试时嚼口香糖,因为有一名学生将蓝牙手机的耳麦藏在长发里,每当与帮手对话时,她就假装嚼口香糖。这所学校还把考试电脑的USB插口堵上,因为有一名学生在钢笔里藏了一个闪存。

“诱捕”系统“守株待兔”

除了软硬设施的更新换代,教授们也纷纷用新技术“武装”自己,与学生们斗智斗勇,成为新一代“麻辣教师”。

印第安纳大学-珀杜大学生物医学工程技术项目负责人芭芭拉·克里斯蒂说,她利用网络上的“蜜罐-诱捕系统”,每年都可以逮到三四名作弊学生。

克里斯蒂的通常做法是,建立一个“诱捕”网站,专门回答她留给学生的作业问题,答案中充斥着过时或错误的信息。由于这些问题专门针对课堂内容设计,用Google搜索后往往出现在首页,上钩的学生很容易就拷贝粘贴下错误答案,从而落入克里斯蒂精心设计的圈套。

克里斯蒂还经常以假名登录自己的在线课程,从而获得许多学生间互相传递的电子邮件。有时,她发现学生在邮件中上传答案;更多时候,是某名学生的抱怨或求助。遇到这种情况,她会与这名学生联系,主动提供帮助。

越来越多的教授创建自己的电子试题库,针对不同学生出不同考题。这样,偷看邻座同学的试卷就变得毫无意义了。此外,教授们开始尝试让学生在短时间内就某一问题进行评述。这类考试,只有那些真正熟谙这一问题的学生才能驾驭,因为他们没有多少时间查找资料。

科罗拉多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克莱顿·刘易斯让学生们合作完成家庭作业。作业很简单,比如“想象一下,你希望利用计算机做什么,然后让我看到你的确能做成”。刘易斯说:“这种做法虽不能彻底消灭作弊,但确实能减少抄袭。毕竟,对于自己想做的事,谁愿意抄袭呢?”

相关链接

专门反剽窃软件  抓住论文“窃贼”

老师发现,不少学生在写论文时,利用Google搜索网页上的现成文本,然后照搬下来,故意不指明出处。他们经常“借鉴”的网页主要来自维基百科(Wikipedia)和一些自由评论网站。

于是,反剽窃软件应运而生。Turnitin.com、SafeAssign等公司纷纷建立数据库,其中包括数以百万计的论文、书籍、文章及网页,以便校方对学生作业进行比较。

如今,全世界有上百万学生以电子形式把作业交到这些公司,反剽窃软件将作业与数据库内的资料进行比较,标出相似部分。老师们在公司网站注册成功后,即可看到学生作业的比较结果,并据此判断相似程度。

印第安纳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里克·洛特施派希对反剽窃软件偏爱有加。在这些软件问世之前,他常常要在图书馆里泡上几个小时,才能查出学生作业的抄袭来源。如今,他是Turnitin.com的注册用户,只需在电脑上轻敲几个键,就可以完成先前繁琐的查找工作。

他说:“电子革命是一把双刃剑,既为抄袭提供了捷径,也令检查易如反掌。”

但 是,这类软件并不完美。弗吉尼亚一群高中生曾起诉Turnitin.com为了盈利,将他们的论文输入数据库,却没有给予相应补偿。同时,他们称这一软件 存在弊端,会把一些常用词汇视为抄袭,有时还会将他们的作业与其本人早前贴在博客上的内容进行比较,从而制造混乱。有些学生说,拷贝文本时,只需每隔三个 词做些细微更改,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让反剽窃软件无用武之地。

对此,Turnitin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巴里说,巧妙地诠释别人的文章,的确可能逃过反剽窃软件的检查,但程序设计者已经尽可能地完善了软件。“我们公司的长期用户反映,我们的反剽窃软件令学生作业中隐瞒出处的现象减少了80%。”

印第安纳州立大学的洛特施派希要求学生在提交论文终稿的截止时间前,先交一份论文初稿,这样,一方面可以了解学生的论文写作进度,另一方面也可以防止他们在截止日期临近时匆忙从网站上下载现成的论文。

发表回复

您必须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