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泛读3-第3单元-课文译文

2006/09/24 分类:资源分享

魔术揭秘
阿洛克·杰哈
心理学家现在认识到,魔术师很了解人类认识世界的方式。阿洛克·杰哈发现,观众是如何让自己受骗的。

首先是既震惊又怀疑。接着是一阵惊讶。然后纹尽脑汁想弄懂自己如何受骗。我们无法否定好魔术的效果。从胡迪尼伟大的逃遁表演和达伦·布朗的超现实智力圈套,到儿童聚会上的变戏法者,魔术的吸引力普遍存在。

赫特福德大学心理学教授理查德·怀斯曼说,“魔术在我们身边存在了很长的时问并且随着时问推移而改进。”“您观看一个完美的魔术表演时看的是大量的专业技能,我认为心理学家从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但是,心理学家并不满足于欣赏魔术,现在他们利用魔术对大脑的影响来弄清楚我们如何处理进入大脑的大量感官信息,又如何将信息加工成大脑中我们周围世界的画面。魔术是骗术,物品看起来漂浮在空中钱币或纸牌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消失,我们大脑中井然有序的画面就被破坏。科学家现在相信,通过详细描绘大脑如何被欺骗,甚至可以帮助解开意识本身的一些奥秘。
怀斯曼说,“过去的5年中我们对视觉盲点这样的现象对意识是一个构建甚至可能是幻觉这样一个事实,有了新的认识。”怀斯曼本人就是技艺娴熟的魔术师魔术协会会员。”现在人们承认魔术师做的事非常特别。”
一些现代心理学奠基人曾经对魔术师很感兴趣:整个19世纪90年代,现代智商测试的发明人阿尔弗雷德·比奈和马克斯·德莱瓦写作中均谈到魔术师利用提示和误导注意力使魔术成功的方法。1896年,约瑟夫·贾斯特罗在《科学》杂志发表多篇文章,讨论同时代魔术大师的一些魔术原理。但是,他们除了描述魔术师在做什么以外并不知道怎样来解释魔术为什么具有对观众产生的那些效果。结果,对魔术心理学研究的兴趣淡漠了近一个世纪
但是就象怀斯曼说的那样,一场复兴正如火如茶。
魔术是要让别人相信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发生。而这种欺骗是通过高度的技巧和精湛的表演完成的。怀斯曼说,“我们开始意识到对于我们如何认识周围世界,魔术师知道很多却不说出来因为他们欺骗我们时要控制注意力,要利用我们注意到或没有注意到环境变化时做的假设。”“魔术怎样进行表演,有大量详实的说明。人们看到描述那么详细总是惊叹不已。”
比如一个时问持续4到5分钟的纸牌魔术,会有20页的详细又本,精确描述看的方向,说的话做的动作,等等。要理解一个魔术许多地方得从观众的角度看才行。
魔术师手法熟练重要,观众也是骗术奏效的重要参与者。说到底幻觉是建立在观众头脑中的。达勒姆大学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库恩说,“魔术师似乎能当着观众的面偷偷地做些动作而不被发现。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人们看不到这些动作。”
抛钱币的戏法中用了一个简单的误导例子。“你佯装把钱币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事实上却是将钱币留在原来的那只手,”怀斯曼说。“重要的是你的眼睛看着希望观众看的地方。你不看钱币,你看空着的那一只手。你移动的是没有拿钱币的手,为的是让人们的注意力到这只手上。”
另一个戏法中魔术师佯装将球抛到空中将误导又推进了一步。库恩说,“哪怕根本没有球人们却常常觉得球在空中向上移动”他们声称看到了球在移动,但明显并没有球因此一定是他们的想像中有球。“
心理学家能够利用这些戏法来窥测大脑如何解释周围的世界。
怀斯曼说,“魔术师操纵你的意识。他们向你演示不可能的事。”他们使你构建一个故事而这个故事根本不是真实的。所以这意味着他们知道怎样让你意识到一些东西,而对其他东西茫然无知。我希望魔术这个历久不衰的娱乐工具,会让我们真正洞察意识的深层奥秘”
我们的大脑对周围环境大量涌入的感官信息进行过滤。库恩解释说,我们看到自己期望看到的东西看到我们的大脑感兴趣的东西。”我们的视觉再现的世界,比我们想象的要贫乏得多人能够视而不见。知觉并不仅仅和看物体相关,而且和注意物体相关。”
在近期的研究中库恩表演了一个香烟消失的戏法。它不是靠手的技巧或什么玄关而是简单地让香烟落在衣兜里。库恩说,“事情就发生在观众眼皮底下,但我误导他们,让他们的注意力离开香烟”。
库恩的观众看表演时戴着眼球跟踪器〔实质上是一对摄像头监视眼球运动提供人在一个场景中注视的确切位置)。
人们已经知道,我们只从自己的视野中心自己关注的区域接受高质量信息。如果您伸出您的胳膊,它大约是你视野中心两个拇指问的宽度——其他的都很模糊。我们进行补偿的方式,是移动眼球来填补空白以更清楚地创建出我们周围世界的画面。
库恩的这些研究结果几个月后将在《知觉》杂志发表。这些结果证明人们要弄清楚戏法怎样发生只看欺骗位置是不够的。
他说, “人们会紧紧注视香烟掉下来却看不到香烟。”有的人在远处看却真的看到了香烟。“
怀斯曼说,“这证明,我们大脑中周围环境的画面在多大程度上是巨大的构建这个构建的基础是各种期待,如我们以为重要的东西,我们通常遇到的事物,等等。””魔术家非常善于利用的就是这些。”
因此,误导观众不仅仅是要让人们看不该看的地方——真正成功的魔术师误导注意力。注意力通常集中在一个人眼睛看的地方但是这种情况能够被操纵。库恩说,“您可能正在看一个场景接着您听到身后发出一个声音于是,您的注意力移到了后面而您对前面视觉信息的处理就受到了破坏。”
语言暗示也能在误导中发挥大的作用。全世界的魔术师都表演经典的金属折弯魔术也许是尤里·盖勒使这类魔术名声最响。怀斯曼在近期的一个研究中考察的正是经典金属折弯戏法如何利用语言线索。他在试验中给一组学生看魔术录像厂魔术师折弯一把钥匙利用的显然是意念控制能力〔事实上,弯曲通过手的技巧完成〕。魔术师接着把钥匙放在桌上录像结束时是弯曲的钥匙不再继续弯曲的静止画面。但此时有魔术师的旁白,说钥匙实际上在继续弯曲。
《英国心理学刊》今年发表的研究结果显示,40%的人说在录像结束时的静止画面中看到钥匙继续弯曲。没有魔术师旁白的控制组,只有5%的人报告自己看到钥匙继续弯曲。
当然暗示可以有其他形式。
库恩说,“我们做了球的试验,发现人们判断球最终去向不仅仅看那只球还看面部表情。”“如果魔术师不朝空中看,魔术就不能成功。人们感觉自己是在看球但他们做的,是注视魔术师的面部和种种线索用这些信息来引导眼球运动。”
这就导致一个有趣的,思想—是不是有些魔术效果对一些人不起作用?比如患自闭症的人判断面部表情有困难,因此他们的注意力不大受别人所看位置的影响。库恩赞同地说”你可以认为自闭症患者更有可能看穿香烟戏法。”
下一步是直接观察大脑。库恩在爱克塞特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中心和心理学家蒂姆·霍德逊与本·帕里斯一起工作。他计划用功能磁谐振成像机对人进行实验研究人们观看魔术时大脑的哪些部位呈活动状态。
帕里斯说”我们对大脑中发现因果关系的部位非常感兴趣。”
该试验将特别观测前额背外侧区,这是已知的大脑记录惊奇的部位,也要观测前扣带这是我们周围环境出现不一致的情况时被激活的部位。
当然,魔术不仅仅是令人惊奇因此,研究者要寻找更多的东西。他说,“看魔术时,您有那么短暂的一瞬不相信发生的事情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确切时刻魔术点。”
帕里斯说“还没有人找到这个点,还不清楚它是大脑的一个单独部分还是一个网络。”
不过,心理学家一步步努力探讨魔术师用来欺骗我们大脑的方式时魔术会不会有失去魅力的危险。魔术会不会不再令人赞叹?怀斯曼认为不会。他说,“我们得到的是一个知之更多的观众。”‘这有一点像玩杂耍——你想抛耍三个球于是一下子意识到抛耍七个球太困难了这时你更加欣赏玩杂耍的人。”
这项研究对从业魔术的人也有好处。库恩说,“他们会认识到,人的大脑比我们魔术师期盼的更容易出错。” “也许魔术师在观众面前遮掩自己的秘密时过于小心。他们也许能骗得更多而不被发觉。”

幽默非常有趣的是什么?
格伦·柯林斯
于是这一组科学家开始研究幽默他们把自己的研究课题连结起来—并且锲而不舍。这是一幅《纽约客》漫画吗?
绝对是的。但是现在成为科学研究对象的是《纽约客》漫画本身。比如:人怎样看出某些特别的事物有趣?他们大笑时会发生什么情况?幽默怎样进化?人为什么生来有笑的天赋,还有世界疯狂的感觉?
密歇根大学研究者将要着手研究这些问题,以及许多别的看起来并不显得可笑的秘密。他们要研究一个庞大的,已经编制好的趣味材料数据库:该杂志1925年2月1日创办以来实际发表的每一幅漫画。
为期三年的跨学科试验项目称为密歇根幽默研究该项目将从心理的医学的,人类学的又化的,历史的和其他一些视角研究风趣。
“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幽默”项目组织者,该大学奈特--华莱士基金会董事查尔斯·R·艾森德拉思说。”我们希望知道,为什么我们认为事情有趣,认为事情有趣重要不重要。如果这个玩笑戏弄的是我们自己那也没关系。”
实际上这个玩笑有可能戏弄的是每一个人:“不仅漫画数据库面向研究者,而且首次面向公众。数据库附在《(纽约客)漫画大全》一书的两张光盘中,” 全书656页将在下周二由Black Dog & Leventhal ,出版社出版。该书收入2 500幅漫画但光盘收了到今年2月杂志79周年为止发表的全部68647幅漫画。
该大学心理学和语言学副教授理查德.L·刘易斯博士说,“这些漫画恰好可以和我们能采用的观察实验手段匹配。”他解释说,“作为标本的漫画相对而言前后一致:大多数是一个单幅黑白画面,配有由一个短句构成的文字说明。”
《纽约客》漫画编辑,新选集的编辑罗伯特·曼可夫说,“人们用果蝇来解码基因组奥秘,因为染色体并不复杂,而果蝇生命周期短用来追踪遗传变化很理想。看,漫画中的思想就和这一样:显而易见。催生这些漫画的思想有容易观察的生命周期。”
刘易斯博士是认知心理学家研究心理语言学,即语言理解中的心理过程。在过去的研究中,他跟踪研究对象以300或400毫秒一词的速度阅读又本时眼球的运动。
现在,这一项技术将用于漫画。刘易斯博士说,“理解一幅漫画涉及到的认知机制,其量之大令人难以置信而幽默的一个有趣之处是,就是两三秒钟时问内,你要么看懂或要么没看懂漫画。”“有一个计划要做的试验,参加测试的观察者凝视漫画图像和说明文字”每4毫秒我们会得到人们所看位置的数据读出。”计划明年开始的医学研究,除了弄清楚理解本身之外,有可能探讨笑和血清素水平的关系,或测定免疫系统的链节。
研究者还将寻找可能是幽默标识的生理标志。刘易斯博士说一些证据表明,眼珠瞳孔扩大“可能和漫画的风趣级别相关”(瞳孔越大漫画越有趣)。他说,除此而外,“如果我们能描绘出幽默认知进入大脑区域的某些过程,我们或许能用功能磁谐振成像试验逐秒描述大脑中的血液流动并有可能揭示其他标识效果。”
该大学心理系主任理查德冈萨雷斯博士说,研究者的工作设想“是幽默是进化的,是一个适应性的反应。” “但它可能已发展成我们大脑的一个功能,或者别的什么;我们并非真的了解。”
尽管从柏拉图到霍布斯从弗洛伊德到维根斯坦这样的思想家都曾醉心无情的幽默假说游戏,“我们所有关于幽默的理论,其不成熟的程度令人悲哀,”该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丹尼尔·赫威茨博士这样说。人们达成了某种一致意见,即幽默是一个复杂的现象包括外部社会语境、内部情绪反应和人的认知能力、记忆能力和判断能力。他说,“但这些成分是大多数社会的和语言的相互作用的组成部分,其中有许多东西并非有趣。”
曼可夫先生算是个专家他说他认为,“一切幽默的核心一切幽默的原因,是不幸福。”尽管他又补充说,他为新选集编辑漫画数据的一年过得很愉快。他说自己在这个研究项目中的作用是“激励者和讨厌鬼。”他解释说,2002年他在该大学开始授课,此后这项学术合作启动。他将在项目研究期间做一年的大学研究员。
曼可夫先生现年60岁,20世纪70年代是女王学院实验心理学博士生,信奉斯金纳行为科学理论。(他谈到了一个有编号但没有名字的鸽子时说,“我做实验的动物死的时候,就放弃了学习。” “我将这看成一个兆头于是当上了漫画家。”)他1977年开始向《纽约客》出售自己的作品,1981成为签约漫画家,1997年成为编辑。
曼可夫先生说,通过漫画的成分来研究喜剧形式的演变是可能的。
比如密歇根心理学家冈萨雷斯博士说,这本选集能提供一个窗口,探讨和性相关的题材如何变成陈规探讨这种过程如何随着时问发生变化。在把性骚扰看成严重过失之前”怪老头追逐少女“的漫画是一个主要题材。挥舞擀面杖像棒球拍一样的女人也是如此。
《纽约客》漫画在书中按年代编排数据库可以用来追踪这样的喜剧进化,如20世纪60年代后期流行的时问老人变成了死神——神又从灾难之所的威胁者进化为消费天堂的训斥者。(“放松些吧,”现代死对一位发愁的妇女说,“我来取您的烘烤机。”)
但是,曼可夫先生说,有可能不仅按年代顺序,而且从分类学角度按照四方面的关系组织漫画:说明文字、图画和他所说的“现实的”和“不现实的”两个标准。
他说,“大多数笑话有一幅虚构的图画和非常普通的说明文字”举的例子是一幅漫画其中聚会客人指着墙角同一窗台边的男人正对窗台边一位绝望的女子说话。客人高兴地说,“我想让您见一个人。”曼可夫先生接下去说,或者它们可以将一个普通的(已婚夫妇)画面和奇特的文字说明连接起来,(“对不起亲爱的。我没注意听。既然我们已结婚,您能重复您说的话吗?”)。
他划分的另外两类是“超现实”和“现实生活略影。”第一类中,说明文字和图画均不同寻常(谈论吃自己孩子的鳄鱼);现实生活略影中说明文字与画面都无不寻常之处,只是很风趣。
密歇根这一研究插科打诨的项目将从这所大学的人文学院,心理学系,医学院忧郁症中心和大学的拉克姆研究生院获得100000美元资助。这笔钱用完之后它可能不得不求助外部资源。有人问冈萨雷斯博士,他是否认为人们会认真看待这个项目。他回答说,“我希望我们能从事不轻易被人嘲笑的工作。”
艾森德拉思先生特别提到“忧郁是美国一个重大健康问题,”还说,“因此,质疑幽默研究价值的人确实需要去检查自己的脑袋。”
当然,认为幽默越研究越难以捉摸的海森堡式担心总是有的,或者像赫威茨博士说的:“幽默就像格劳乔·马克思。它拒绝参加任何要它成为会员的俱乐部。”
曼可夫先生更喜欢用自己的语言表达E-B-怀特的话。怀特说解剖幽默就像解剖青蛙:没有人非常感兴趣,可青蛙死了。
曼可夫先生谈到这个项目时说,“我到这里来不是要埋葬漫画,而是要赞扬漫画。”

发表回复

您必须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