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JH

作者:

我们的考研故事(六)

2010/05/09 分类:考研故事

考研是我还没有上大学之前就定下的目标,但是当时还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动因也很简单,想着能摆脱掉本三的帽子就好。我选择英语专业的缘由也有些牵强。想到每次升学都败于数学,我铁了心绝不要再见到它。虽然单科150的卷子,我英语加数学也考不到90,但是高考英语意外的及格,让我头脑一热就成了英语专业的学生。

进了大学的门,心倒冷静下来,对现实也认识得清晰了。我和同学实力间的鸿沟怕是长江大桥都连不了。考研,无异于解放战争,奋战三年半,翻越三座大山:政治,专业课,二外。当时的我,其实还没有考英语专业的打算。看看自己的装备,还是太平天国的刀枪棍棒,却要对阵战机铁炮。于是盘算下,要避实击虚,扬长补短,考国际关系,“曲线救国”。

话虽如此,英语却是在劫难逃的。好在大家辛苦三载,大一一年大都休养生息去了。我得了个巧,多念了点书,居然敌退我进了。那时我总觉得要多背词汇,这实在是高投入低产出的活。不过纵然走了些弯路山路,还是取得了游击战的小胜利,对英语的感觉也从任务变为兴趣。

大二的时候,渐渐累了点基础。大二上还是缓慢的量变。那时我看看英语,也看看国际关系的书。当时考专四觉得很头疼,只好发挥下老乡阿Q的精神,除了听力,也不做题,就找些英文书籍看,后来居然过了。大二下,事情有了更大转变。刘杰海老师恰好担任泛读课老师。我很喜欢这种开放灵活的授课方式,加上对阅读很有兴趣,多读了些书刊。那年期末,居然每门课都名列前茅。我着实飘飘然起来。看看一尺多高的国际关系书,再看看26个字母,心中的天平晃荡不停。

虽然定不下专业,考研的底气是上来了。大三的时候自习不打游击,改阵地战了。我在综合楼一楼占了个座,一直坐到今天。那段日子有激情,基本上每天都去,从早到晚,不拘什么,看些杂书。开了文学等专业课,倍添兴趣。也不限课本,买了点别的书补充着看,也略作些笔记。基本上就三个地点之间转:教室,食堂,宿舍。自习教室环境不错,每天傍晚晴好之时有阳光从边窗照到我的桌上,我喝着茶看着书,觉得十分惬意。我原是不翘课的,这一年却逃了不少,包括日语(想想任何一本国际关系史上都会记录多少条约啊)。大三上很放纵,于是成绩也马虎,但是专业课还好。刘老师忽然发觉我语文不错,建议我学文学。考虑了些日子,决定改考英语了。

大三下,有针对性的复习开始了。我性格懒散,不喜约束,所以不定每日计划,过于死板,很难完成。我每周都定计划,看哪些书,看到哪个章节,还是详细标注的。这样既有规范也有灵活,所以拖欠不多。我看书很少去图书馆,借来的书没有归属感,重读就要再借,所以想看的书,大都自己买。我的书很齐备。因为经常和刘老师交流的关系,在加上常去书店,所以我从字典到专业课课本到课外读物,种类繁多。有时不同作者会有不同见解,比如童明(Toming)的美国文学就和陶洁的在断代上有多处分歧;而有些书虽版本极多,内容却大同小异,如各个出版社的英美概况。看这些书,我比较赞成自己作笔记。我的笔记有两种,一种是标题式,便于掌握知识体系;另一种是细节式,以记内容为主。

我常练的还有翻译。我中文还凑合,英语的写作实在毫无语法句式可言,中译英就更加困难。练习翻译是件痛苦和矛盾的事。用自己的译文和范本对比,何止相形见绌。我有很多翻译的书,多为散文,也有翻译理论。书多了,常能看到一文多译。个人觉得在重复的篇章里《散文108篇》的英译不如张培基的优美,但是比张的朴实,较易模仿。评判别人的容易,可自己老是译不好。我觉得准备考翻译方向的同学要比文学方向的同学有更好的文字功底。文学是对他人文字的欣赏,翻译是构建欣赏异国文字的桥梁。练就优美得体的翻译绝非易事。翻译的基础在作文,作文的基础在阅读。翻译的提高需要两个飞跃,因此要坚持,且不可为练翻译而练翻译。失败很多次后,我悟出这个道理。可惜已快要考试了。在日语和政治的夹击下,我并未来得及实践。

文学是不考语言学的。但是语言是综合的,基础还是要掌握。所以在胡壮麟的版本之外,我也看了一两本导入式的书做辅助。我当时没有买中文版的语言学,只借了本做了大纲式的笔记。自己买的也都是外研社语言学丛书中的几册。当然,我没有全懂,也没有细看,囫囵吞枣过了一遍。事实证明在复试时还是派上了用场。

以上只是对基础的介绍,复习的具体目标还是因校而异。我考的学校是浙江工商大学。它的特点是初试不考专业课。因为学校定的较晚,所以做了很多有用的无用功。专业课一是综合英语,有词汇,完型,阅读,改错,修辞学;专业课二是翻译和写作—四篇翻译,两篇作文。翻译是中译英,英译中各两篇,按文体则是散文和商贸翻译各二。小作文是读后感,200字,大作文是话题作文,450字。很像升级版的专四专八,但时间比较紧。分析目标学校试卷是很有必要的。一是看它的题型和内容(主观为主还是客观为主;是否涉及专业课),二是看试卷的难易程度和风格(如四平八稳型还是刁钻古怪型,是死记硬背型还是灵活把握型),三是估算时间分配,实战才不会惊慌。有些学校喜欢温故知新,如今年北科大和江苏大学专业课卷子中的语言学大题中的一道就和去年的一模一样。当然,有些学校喜欢推陈出新,比如我就没有吃到冷饭,但是留个心眼还是好的。

大三的暑假我住在学校,枉得个好名声。两个月,我只背了新版标日三册单词,上了领航政治视屏班。报政治班的作用我觉得是信则有,感受个氛围,听些鼓励的话。若要报班,我倾向于视屏班而非现场班。前者在校上课,时间上从容自在,效果上听得清看得明,不易疲劳;而后者起早贪黑方可赶上,有吃饭等诸多不便,且非前排不能听清,十分折腾。至于政治复习,有一点很重要,特别对于高中是理科的同学来说,一定要把握好框架结构。我觉得政治辅导班的老师过于强调知识板块,比方马哲一块,科社一块,各讲各的。我觉得考高分在于融会贯通。套用高中历史老师的一句话:“死去活来,不死不活,先死后活。”意思是要先掌握死板的概念,才能灵活运用;不先掌握死板的,也就没有灵活的;最终目标是灵活,一切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在考前两三周的时候才开始附带着看政治,浏览了讲义,标记了关键字,没有背过大段的概念,只记从哪几方面展开和各个方面的关键字。最后在考前三天回家的公车上把写在小纸条上的浓缩版时政记了下。(这样做太冒险,切勿模仿。)今年的卷子我觉得出题倾向于灵活。审题时要看透现象抓本质,不要被题目时尚的外衣忽悠了。有些人说背了很多概念却不知该写哪一条。我觉得平时可以少做题,多看看参考答案的解题思路,大题也是可以多拿分的。最后提下小纸条的作用。每大段概念都可用几个提示语和关键字概括,有时一本讲义浓缩下就是几页小纸条,看起来非常方便。实践告诉我们,记得太多是不可靠的,上战场时头脑一片空白。特别是最后阶段,要精而简。

日语对我来说是很棘手。我在大三暑假前从未正眼看过它,每次考试都临阵磨枪,伤亡惨重。在最后一个学期,我80%的时间都在看日语,而且大部分同学都把大部分时间放在了二外上,以至于被很多人误解为我们是日语专业的。我们这届考日语处在相当尴尬的时期:旧版标日和新版标日的轮替过渡期。我学的是新版,考的是旧版,也有同学学的旧版考新版,更有甚者参考书目是新版实际考试是旧版,总之比较混乱。我当时做了两手准备,既看了新版,也看了旧版。实际证明,我的学校是老实的,标什么考什么。南财就不是。二外的难度各个学校有巨大差别。据我所知,上海海事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南京农业大学的日语卷子是有相当难度的。

我觉得考研心态很重要。我开始时状态不错,到最后是相当浮躁。也许和我个性有关,常胡思乱想,编造结果,很难专注于学习。我有压力时喜欢逃避,通常是暴饮暴食,找人倾诉,当然最好的还是写日记。我从大一开始记,大部分日子是空白,也有一天记四五篇的,是中文记的。在考研最后的阶段,用文字来缓解压力很有效。我也比较相信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常抄抄写写。在无法静下心来看书的时候,这招也很有用。我会抄课文,抄好文章,虽然很少记得什么,但是有踏实的感觉。比方我对日语比较抵触,时间也不够,我就把几册课文抄了五遍,总算能应付过去了。此外,要多和同学老师交流。良性竞争的氛围很重要。在滨江考上英语专业的同学,居然就是我自习教室前后左右的几位。大四上学期已不太有课。对于我们滨江同学来说,见到老师的机会就更少。所以大家都抓住一切机会,逮到老师就问问题。老师在给我们答案的同时,还总给我们各种鼓励和启发,受益匪浅。

考研是要有勇气的。有勇气作考研的决定,有勇气考自己想考的学校,有勇气克服各种困难,有勇气坚持到考试的那天,有勇气把每一门课考完。下决定是一时之慷慨激昂,实践是日日夜夜的点滴耕耘。挨到最后一个月,大部分同学是紧张的。现在回头想想,那时把自己搞得精神接近崩溃实在还是很可笑的。我们教室的人渐渐的少了,但是留下来的都异常坚定。如果闯到复试关,就更不必紧张。首先,自己的实力得到了肯定,第二,风险也大大降低。要了解自己恐惧的源头。我觉得我是害怕自己实力不够,觉得复习得仓促,底子薄弱。其实这些恐惧都是没有缘由的,就像Harry Potter里幻想出的怪物,大喊一声 “Ridiculous!” 就都消散了。如果逝去的日子里没有做什么,就抓住现在的每一刻。胡思乱想和悔之不及毫无意义,庸人自扰之。切忌切忌。

在第一期的“我们的考研故事”中,我得到了很多启发。现在,我也希望能用自己的经历给大家一点启示和戒示。祝愿大家都能坚持自己的想法,坚定地在考研之路上走下去。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胜利还会远吗?

滨江学院 2006级 赵理超

发表回复

您必须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